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5的文章

小動物

圖片
我覺得這應該叫做"大動物"。


這天是在2005年的冬天與友人一同到日本造訪的日子,這地點是在奈良的東大寺附近。

在路邊買了點給鹿吃的餅乾,便不斷的被鹿群追趕。奈良的鹿真的很多,也很不怕人。

跟動物親近的感覺不錯。只是他們在吃餅乾的同時,連我的手指也一同品嚐。搞的我滿手都是鹿的口水,不過還滿好玩的。

之後我們就不斷的被鹿追趕,直到手中的餅乾被啃食一空而止。

隱居-02

對生活起居的打點總算是習慣下來了,
過著這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也算不錯。


看著世界的變化,
當然是指我所在的這個簡單、單純的世界,
總覺得世界的腳步是往一個好的方向發展。

一早太陽升起,
把整片天空給轉亮,
週遭也從黑色轉回應有的彩色,
一些綠色、藍色什麼的,
都是很美的顏色,不是嗎?

而我也是如此,
一早天光光,
讓我從夜晚的黑色變回來應該有的黃色皮膚,
讓我的眼睛裡面充滿了光芒。

這樣的生活很美好,
很平靜,幾乎沒有壓迫感。

但卻容易迷失自己,
我記得我是這樣說的。


因為我是由很多種因素組成的,
有喜歡寧靜的部份,有喜歡熱鬧的部份,
有時因為太寧靜,就開始懷念過去的熱鬧,
但也是因為太熱鬧,才會身在這裡。

我到底想要什麼?

這個問題不斷的在我腦中盤旋,
如果找不到想要的就很容易迷失,
也就是說,找不到目標就容易迷路。

我想在確定了目標之後,
至少自己會相信腳下的路是朝正確的方向前進的。


閒暇的生活就是如此,
身在一個沒有別人的山野當中,
到底是快樂還是不快樂呢?

這個問題很有趣。

隱居-01

對城市裡的吵雜反感,
於是便下了個決心跑到山裡面去了。


這是一個沒有別人的世界,
有的只有一個人,那便是我,
過著一個人自給自足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可以說是相當簡單,
不用去煩惱那些錢啊人啊責任啊,
只要想想自己到底該怎麼填飽肚子就好。

其他的時間,
就拿來思考人生的意義吧。


只有一個人,
就可以把名字給丟掉,
因為名字是方便稱呼的,
沒了別人名字就沒用了,
而沒了名字的人還是人啊。

於是可以回到更真實的自我,
我想這是到這山上隱居最大的目的吧,
便是接近最真的自己。

語言、文字,
在只有一個人的狀態也沒什麼用,
只要我能夠懂就夠了;
而我所在的社會,一個人的社會,
社會的價值便是由我來決定。

我可以不知道山叫做山,
我可以管蘋果叫做葡萄。


不過這樣的自由自在,
更容易迷失自己。

於是,我在想。

杯子

杯子,拿來裝水喝用的容器。

才在某一瞬間想到,
人就像是一個裝知識的容器,
一些知識流不斷的湧入我們的腦海中,
那種感覺滿像是川流不息的河水衝進大海一般。

好像是,好像也不是。

上課就像是拿著杯子對著飲水機,
老師就像是水龍頭會送水出來,
我們就像是要去接水的杯子。

一個不小心就裝滿了,噗。

裝了水是為了要喝掉,而不是倒掉;
就如同知識是要吸收,而不是忘記。

所以我們要喝的夠快,
不然就買一個更大的杯子;
如果更大的杯子買不到了,
那就要練習喝的更快更多來提升效率。

僅可能的不浪費,
水滿出來也是要花錢的。

喝飽了水就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像是當飲水機、洗手台、浴缸、魚缸、種種種......
如果只是擺爛不用或是把自己給打破了,
那不也是浪費嗎?

御宅

最近兩三個禮拜都待在家裡。

吃飯在家裡,唸書在家裡,
除了上課以外的時間都在家裡。


我把自己關起來了。

本來我還以為是大家離我而去,
但實際上卻是我離大家而去。

是我把自己關起來了,
與人的接觸的程度也降低了。

在想一些事情也沒能想的很仔細,
碰上一些瓶頸也不知道要問誰好。

只好反求諸己,也只能如此。

是說我不會像黑暗的、憂鬱的那方面來想,
不過一些挫折他還是挫折啊。


另外,我迷戀上一些電動玩具,
沒有人陪我玩就不好玩了,說實在。

雖然我還是會沉迷,不過愈玩愈膩,
快要溺死了,天哪我的天。

然後我覺得我講的話都很無聊,
我就慢慢不想要講話了。

因為講話沒有什麼效益,
聊天我也不知道要聊什麼,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好。

於是我的世界愈來愈小、愈來愈小,愈來愈小。

矛盾

矛盾的社會。

常覺得這社會充滿矛盾,
像是一些人滿腦子正義卻做背離他正義的事情,
一些人滿肚子水還一直喝水,
差不多這樣類似的事情很多很多很多。

看來就是一個矛盾的社會。


矛盾,就是不合理的,
不合邏輯的。
不合理的事情不應該存在的,不是嗎?

但是他就是存在,
於是矛盾並不矛盾,
應該還是能從其中推敲出一些道理才對。

矛盾的社會又不矛盾。


換句話說好了,
這社會矛盾是合理的,
因為身楚在這社會的人充滿矛盾;
因為人本來就充滿矛盾,
於是人所在的社會便充滿矛盾。

真像是繞口令。


這樣說吧,其實矛盾不矛盾,
人是由很多因素組成的,
很多因素感覺起來對立的、互相排斥的,
卻能夠同時存在。

同時存在這點並不矛盾,
卻又相當矛盾。

這就像是一個人他同時是男人也是女人,
這可以解釋成有男人的靈魂卻是女人的肉體,
或是陰陽人之類的,
但是客觀來說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
同時存在讓事情變的很 "奇怪"。

是奇怪也不奇怪。


人是如此,社會更是如此,
當我們以一個整體來看待這個社會,
一些非系統性的矛盾會相互消掉,
像是男人加上女人讓這個社會有男人也有女人,
所以又是男人又是女人這沒什麼了不起的,
剩下一些集體矛盾存在,
像是這社會應該要往哪裡走,
該發展經濟還是保護生態還是提升文化。

這樣的矛盾不矛盾,
應該算是某方面的取捨吧。

因為他們同時存在,
卻一時間只能選擇其中幾種來呈現,
像是發展經濟就會失掉一些生態保護。

這樣產生的矛盾也不矛盾,很合理不是嗎?


一個充滿矛盾的社會,
也代表一個充滿變數的環境。

越多矛盾就越不穩定,
但是沒有矛盾就太穩定了。

我們人不喜歡不穩定,也不喜歡太穩定的生活;
也因為如此,這社會也需要一些矛盾,又不能太矛盾。


真是...
矛盾。

背著十字架的我們

十字架,
算是某種「神聖的負擔」吧。

這裡的我們,泛指一些年齡背景與我相仿的人們。


我們背上有著一座很酷的十字架,
上面寫滿了一些願望、一些期待,
而我們是通往天國的使者,
要把這些念力帶給天上的神,
以求讓願望實現。

這些願望,
可能是要能賺很多的錢,
可能會有要唸很多的書,
種種種種,
最好是能夠什麼都厲害,
考卷都考一百分。

而這個寫滿願望的十字架,
是在出生之後就被綁在我們的背上的,
他的重量會隨著上面寫著的願望數目增加,
就像一個許願池子裡面有愈來愈多的硬幣一樣。

每一筆一畫都充滿了願望。


太重的十字架有些人背不動,
像是寫著「拯救世界」的十字架就太重了,
背不動就有可能會被壓死,
但也可以把十字架給脫掉。

忘記可以把他脫掉算是某種程度的愚蠢,
不過這也是他可愛的地方吧,笨的可愛。


有些願望是自己寫上去的,
或許也能擦掉,來騰出更多空間寫別的願望。

或許也能換一個新的十字架吧。

十字架上面有裝著噴射引擎,
他會壓著人往前走,
帶來一些動力,也有一些重量給我們擔著。

也算是某種交換吧。

決戰

最近發文習慣在舊的電腦上弄,
是因為覺得筆記型電腦還是有某種程度的不方便。

一點小抱怨,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所以做一些改良是應該的。


說了決戰其實也沒什麼好戰的,
因為今天下午討論到電動一時興起,
索性就完了個四五個鐘頭,
搞的現在眼睛暴酸的,
套一句媽媽們會說的話,
「唸書要有那麼認真就好了。」


開了第三次機器人大戰阿爾法來玩,
從頭開始,選了個特務女間諜當做主角,
目前為止走的路線是... ZAFT路線!!

能用我最喜歡的Yzak + Athrun真是不錯,
不過機體感覺起來普普就是,
等以後應該會變強許多吧(?)


還有很多東西等著跟我戰吧,
嗯。

關於那些一直在考的試

學校上課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考試。

如果學習是為了考試
那一定很無聊

就像國中生學習的目的大部分都變成考高中
高中生學習的目的就變成了考大學
大學生學習的目的變成研究所
出了社會也是要經過不斷的考試,
所以我們要充實自己才不會被淘汰。

考考考,考完以後呢?

這樣的世界、這樣的社會
正向著一個奇怪的方向在走。

因為學習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考試,
是為了要增長智慧、提升知識、加強技能。


那為什麼我們會考試?

因為老師需要一個評分依據,
每個班上都充滿了人,
考試是老師最省力的評分方式,
改改考卷就能評定一學期的成果,
多簡單。

所以說考試對我來說,
根本不代表什麼。

成績也沒什麼意義吧,重點是在有沒有學到。

說要讓我想去念書也不是,
這根本就是老師拿來當作恐嚇學生的東西吧,
因為大部分學生都很懶惰,
沒有考試就不會唸書。


另外來解釋一下今天提出來的點,
考完的試。

考完試以後根本就不需要去擔心,
因為已經考完了,無法再回頭考一次。
(補考的狀況例外XD)

所以卷子上的東西基本上是不能更改的了,
(發回來以後作弊除外)
那些就是學習成果的"證據",
該幾分就幾分,
沒什麼好想的。


當然我們要排未來的行程的時候,
需要估計一下自己的分數大概在哪,
不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XD

過度自信

有些時候把自己看的太高了
高估了

嗯,這樣的過度反應
遲早會有報應

就像泡沫經濟一樣


時也運也
沒什麼了不起的
我不是什麼天才

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


漸漸喜歡上課的感覺了
不過人生不只有上課

找個人摸摸抱抱也不錯
呵呵呵... 我所想到的只停在這個層面
其他想的都過於理性、過於理想了
*關於一些人是不是工具,人就是人之類的


我想要做藝術家
我樂於做一個藝術家

我也樂於有夢想
我要當救世主

好吧

天時地利

昨天還哪天在書裡面看到的,
關於天時地利的想法。

華人自古來都很注重天地間的協調,
認為人居於天地之間,
自然就該做為天地的協調者。


我們每個人都在同一個天空下面,
生活在同一個時代,
天時,即是我們大家共有的。

天時就是大環境。

想要掌握天時要先做些功課,
比方說你常常逛就可版,
你就可以算到在五分鐘之後小美家要爆炸了。


接著來談地利,
每個人站的位子是不一樣的,
擁有的地利之便也是不同的。

地利不只有地理方面的,
像是家裡很有錢也算是一種地利,
唸了一個好的學校也算是某種地利。

地利,就是個人或群體所在的狀況。

想要佔盡地利要先瞭解自己所在的狀況,
優勢在哪、劣勢在哪,
知道自己擁有長江天險就誘使事情向江邊發展,
知道自己沒錢就讓事情避開用錢解決。


最後談到人和,
最困難的部份。

人和即是自己的團隊運作是否有效率,
能否運用手下的人力或人際關係。


少了人和就什麼也做不成,
所以人和在重要性上最高。

其次是地利,最後才是天時。

天時地利人和,
不是缺一不可,
而是要能充分運用所處的情境。

三者調合相當重要。

-
天時,總體環境分析;
地利,個體環境分析;

人和,管理的藝術。

過去

可以肯定的是,
時間的腳步一直在走,從來也沒停過。

這世界也隨著時間,
一步一步的改變。


過去的事造就了現在的事,
因為一些因果循環,
現在、現代、當下一直在不停的改變。

就算只是一瞬的事情也會影響現在。


所以我變了,
和以前不一樣了。

看是大變還是小變的差別而已。

攜帶電話

攜帶電話,又被稱為手機,
這東西真是又方便又不方便。


最近常有急忙出門忘東忘西的情形,
最常被忘記的不外乎最重要的三項:
手機、錢包、鑰匙。

現代人或許對手機這類的科技仰賴程度很大吧,
好像少了它以後什麼也做不得似的少了點安全感。

少了現代人對於資訊、連絡需求的那股感覺。

手機它本來就是拿來做聯絡工具用的,
像是某些廣告裡面講的一樣,
手機訊號的連結讓我們生活在一個網子裡面。


一個方便卻也不方便的網子。

隨時能夠找到人的優點真的相當便利,
現在的我們幾已忘記過去沒有手機的不便,
隨手撥出通電話,對岸就會響起。

但也是這樣,
對方沒有回應會令人相當焦急,
明明就是三五分鐘可以解決的事延長到三五小時,
等待的時間不知覺間都被浪費掉了。

過去的時光裡邊存活著的我們也沒辦法迅速解決這樣的事情,
但是過去的我們不會抱怨。

由於現代人該有現代人的樣子,
所以不接手機是罪惡,
所以我們會有所抱怨。


生活在網子裡邊的人一旦脫離了就會被視為罪惡的人。

這樣的情形好像不只存在手機的這個狀況上,
凡是某種團體的人"背離"本來所屬都是罪惡的,
殊不知這也是個體選擇後的結果嗎?

三顧周郎

我說的周郎是指周杰倫,
那個在最近發新片的歌手。


這故事要從禮拜四開始說起......

那天早上在電視上聽了周郎的新歌,
甚喜,便下定決心要在晚上帶他回家。

在日文課的當時與友人某蔡聊到,
周郎唱片的價格不同以往,
以便宜的 248新台灣元在玫瑰大眾販售。

便大嘆,真是激安。

回家的路上一路平穩,
摩托快車殺到唱片行門口,
抬頭一看牆上大字,
「本日限量全部售出,如欲購買明日請早。」

於是心涼了一截,
周郎去旅行了,留小童在家貼佈告。


是張飛關羽這時也擋不住劉備求才若渴的心,
隔了一個冬天又到了去茅廬探探的時候了。

摩托快車殺到唱片行門口,
又見到牆上大字寫著一樣的字,
便問旁邊顧店的,
「周郎何時回來?」
答曰明晚七點,
於是又驅車返家,以待良機。


手錶上顯示的數字是六點五十五分,
快車殺到唱片行門口已是人山人海,
內心的張菲巴不得唱一句「when I fall in love」
周郎人是在,
不過門前車水馬龍,
在門口還惹路人閒話。

「周郎,我女兒不喜歡。」

也沒說第二句就輪到我的號碼牌了,
在手上蓋了象徵有排隊的章之後便入店索取周郎。

終於,這就是三顧周郎。


低價促銷的策略不該是這樣的吧,
為什麼促銷又要限量,
我搞不懂為什麼會做這麼矛盾的事情。

害我多走了好幾次冤枉路,我真是求才若渴。

覺醒,續

再提第二個想法,
為什麼要覺醒?

我想,覺醒在目的上,
不過就想找到最真實的自己。

因為從別人的價值判斷裡面找的不夠,
來的資訊量不夠,那些都是外在的,
而知道真實的自己絕對不只有表面上的那樣而已。

雖然從外表有許多"解釋變數"可以解釋人的內心,
像是鼻頭長了顆粉刺就破相了,手上畫了條線命就變了之類,
但是總覺得還不夠。


於是由外而內的希望能貼近真實。

真實,在這之前要先對自己誠實,
對自己坦然、把自己的喜歡不喜歡都告訴自己。

這一步棋是要讓內部的資訊流通,
讓腦袋能夠清楚,
到底什麼才是好的。

從而找到自己的正義,真實內在的一個重要部分。


從自己的正義裡面看到的世界還不夠完全,
會跟許多其他的正義牴觸,
覺醒好像沒那麼簡單阿。


最後提出第三個想法,
從覺醒到生命的意義。

之前提到了兩個想法,
要自信、要能有自己的正義。

因為自信,
所以要相信自己是對的。

因為自己的正義,
所以有了自己的價值判斷。

綜合以上兩點,
要相信自己的價值判斷是對的。

生命的意義也是這樣,
相信他是怎樣它就是怎樣,
他怎樣對怎樣錯都好,
生命的意義是人賦予他的。

是自己給他的。

就像國企系名師許耀文先生所示,
「人生本來就沒有意義」,
這跟禪宗慧能說的本來無一物相通:
意義本來就沒有,是人給的。

自己人生的意義,
可以是別人給的,當然也能是自己給的;
不管是誰做的主,
一旦被人賦予,人生便有了意義。


於是人生既有意義又沒有意義,
這很重要。

覺醒

因為自覺所以醒來,
人的一生中總要來個兩三四次。


找到自己真的很重要,
這是我想說的重點。

因為這世界是這樣的大又是這樣的小,
人很容易感到渺小又自以為是,
很容易產生矛盾所以產生迷惘。

於是抓不定主意、摸不著頭緒,
丈二金剛,不是辦法。

這時找到自己便派上了用場,
就像在茫茫的、一望無際的大海當中有了羅盤指引,
就像是站在眼前的老僧給了記當頭棒喝。


說是簡單,做起來要怎麼做?
聽到是極樂,看到是地獄那樣嗎?

在前些日子的反省裡頭想到了個辦法,
要能夠自覺必先要有自信,
也就是自己要相信自己的選擇。

有了自信之後,
就從這裡出發一直到前面的紅綠燈右轉,
然後在腦海中盤旋迴盪,
看看你在哪裡我在哪裡。

自覺就是自己覺得,
自己覺得你在哪裡就在哪裡。


看到了自己以後,就是等著醒來了。

就像千百萬個童話故事裡面說的那樣,
總是會有一些公主在等待王子來迎接他們,
心裡邊總是期待來等到王子把自己敲醒。

而王子可以是有很多種形式存在著的,
像是毒蛇猛獸或是瀟灑英俊的白馬騎士之類的,
不管怎樣,叫醒你的就會是個王子。

醒來之後世界應該會變的更美好,
會找到一些人生的方向之類的,
於是,沒有意義的世界也充滿了意義。


不過話說回來,
人也不見得能夠一直醒著,
體力有限、時間有限,
身體累了、心也累的了狀況下看到床就想倒下。

這也是不能勉強的,
總是會有些變數那樣,
人生嘛,方向也是時有時無的阿 XD

理性與非理性

常有人在問,
人到底是理性的動物還是非理性的?


這樣的問題就像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一般,
說人是理性的解法有百百種,
但是就是能提出人非理性的反例,
反之亦然,
於是有人提出了一些看法,
認為人是介於理性與非理性之間。

這樣乍看之下好像是一個好結論,
我覺得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如果是介於理性與非理性之間,
那我們的想法必會用不完全的理性來思考,
跟事實就不相符了。


我認為人應該是同時兼具兩個性質,
也就是同時理性也同時非理性。

但是結果只會顯示出一邊來,
就是腦內的理性偶而會戰勝非理性跑出決策,
換句話說,
就是以結果可以分成理性選擇後的結果和非理性的結果。

這就像是我們在玩黑白猜,
腦中會出現要出黑還是出白不會出現中間的,
結果也只有黑或是白,不會同時顯現。

所以,人是理性又是非理性的。

這個前題成立以後,
便能解釋許多本來沒有包含到的現象,
更因為知道人是理性的,
所以能夠推論出理性的行為選擇,
同時知道人是非理性的,
而能推論出之前的結果會有誤差。

同時理性也非理性,
這樣的並存不會造成矛盾是因為另外一個假設,
出相只有一個,
結果論來說只會有理性選擇或是非理性,
沒有什麼叫做 1/3 的理性選擇的。


大概是這樣吧,
所以我喜歡上網又不喜歡上網,
所以我喜歡po文又不喜歡po文。

戰車

那種一股腦往前衝的感覺。

還記得前幾天還幾個禮拜前
我和友人同在一台腳踏車上
嗯,我們在冒險

台大的景色說實在不錯
沿路上有花有草有樹有人
而我們瘋了一般的在路上疾駛

完全無視任何的障礙物

什麼樓梯、石頭、車子、牌子等等的
都不是心裡面會出現的東西

這就是戰車的感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