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心得] 笑-論滑稽的意義

作者:Henri Bergson
譯者:徐繼曾
出版社:商鼎
出版日期:1992-09-09

書生讀書會第一季第五次的主題是幽默大師,要找關於幽默的書(但我報告的不是這本XD)。於是我上網找了一些參考資料,看到這本書列在台大社會系孫中興老師幽默社會學的書單裡面,就上圖書館借來讀了。作者昂利.柏格森(1859-1941)是法國人,20世紀初著名的哲學家,非理性主義的代表人物。本書是他發表的三篇關於滑稽的文章,試圖來解讀由滑稽所引起的笑,並從其中找到滑稽的製造法。


書的篇幅不長,整本書才一百多頁,內容其實也不會太難懂。讀完以後,我認為可以對「滑稽」和其衍生出的笑聲有點了解。滑稽的本意,就作者的解讀,是人對「僵化」的反應,是脫離情感的。這僵化是指不能變通、像是機械一般,非生物性的,也就是違背社會常理。而這種僵化引發出的笑,目的上是為了「制裁」這種情況,使被笑的事物從僵化中恢復靈活性。(當然笑也有別的功用,在這邊是這樣用的而已。)

滑稽的行為,就是不懂變通,或是因循某種慣性,硬著頭皮去做。比方說,「走在路上踩到香蕉皮滑倒」,這件事的滑稽點就在旁觀者看到香蕉皮都知道要避開,而踩到香蕉皮的人沒有依照常理去避開,而是一腳踩上去而跌倒,旁人看到笑他就是在試圖「導正」,讓這個人知道以後走路要看路。

既然理解到滑稽是種「僵化」性的機械結構,就可以這點延伸出製造滑稽情景的喜劇手法。基本款就是「彈簧魔鬼」、「牽線木偶」以及「雪球」。彈簧魔鬼指的是不斷重複的固執個性,牽線木偶指的是像機械一樣的被操弄,雪球指的是一環勾著一環引起的連鎖機械性反應。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機械化指的是生物的反面,生物的特性是不斷變化、不可逆以及充分的個性,機械就是「重複」、「可倒置」以及「相互干涉」。

重複:情境一再地出現。
可倒置:本該是小偷去偷東西,但變成小偷的東西被偷。
相互干涉:兩件不相關的事情交錯在一起。

滑稽的概念可以再延伸出來,講性格與職業的刻板印象。性格很強烈的人,或是只會按照職業的處事邏輯而不懂得變通的,就會變成滑稽模樣,然後被笑聲攻擊。


以上就是我對這本書的理解,接著來講講我的心得。

第一個是讓我想到之前看過的喜劇中,一些原本我不知道為什麼有趣的笑點,像是「為什麼重複講同一句台詞會好笑」之類的,現在好像能夠知道原因了。在看到一些荒謬的場景,或許也更能平常心的看待,理解構成這一切背後的架構,比方說戈巴契夫頭髮最長、海珊總統最不愛打仗、反同性戀的人其實自己就是同性戀諸如此類的。

另外一個觀察就是關於「嘲笑」這事的解讀。很多人小時候的陰影都是因為被嘲笑,而原因只是因為「跟大家不一樣」。為什麼跟大家不一樣也會被笑,每個人不都多少有點不同嗎?大概是因為不一樣是脫離群體的一種表現吧,因為與眾不同,所以就被這些「嘲笑」以一種社會姿態攻擊。好的方面解讀就是想要讓團體同質性更高一點,壞的解讀就是霸凌,藉著人多的優勢來欺壓少數。

我是覺得這樣嘲笑不太好啦,不論出發點好壞都會影響到他人,但現在似乎能夠更能理解背後的原因。或許在未來碰上類似的情景,就能有點辦法化解了吧。

來點結論,這本書對我來說最有用的地方,就是帶來一些我本來沒到想過的理論架構,讓我可以多了一種觀點來看世界。很好,果然是開卷有益。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書心得] 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

[讀書心得] 柔軟的心最有力量

[讀書心得] 有些話,這樣聽那樣說,更好:面對衝突,不暴走、不動氣又不吵架的溝通 Dos & Do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