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那些我看不慣的事情



還是看不慣啊。

是說我在瀏覽網路、跟人聊天、甚至是在做白日夢的時候,愈來愈常在心裡面碎唸。還好只是在心裡面碎唸,不過我對於一些言論實在是看不習慣。


我覺得我自己不該隨意地去評斷事情的好壞。雖然我很想大聲地講出「爛透了」或「那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吧」之類的評論,但還是都忍住了。當我心中浮現這些念頭的時候,就會馬上處理,讓這些負能量在最源頭就熄滅掉。我只是覺得當我開始評價事情,是透過某種濾鏡看到的,而這會加深我對於世界的成見。

一次一次的評論,不斷地在腦中累積出高山一般的記憶堆疊,就更難有些什麼革新創見了。我認為習慣用舊有思維去看事情,對於我自己來說,是不想要的。反過來說,我想要讓自己保持在成長的道路上,我想要讓我的腦袋可以湧現出靈感,於是我不能將這些新的元素擋在牆外。下意識地把事情分類,或許可以讓生活更「簡單」一點吧,但那樣太偷懶了,我還是勤勞點好。

至少,也先去了解一下那是什麼再說。

而那些碎唸,回頭想想,都跟我自己「在意」的事情相關。覺得有些人長得很帥或是抱歉,是因為我太在意外表。覺得有些人有錢了就囂張、有權力了就頤指氣使,是因為我內心渴望高人一等。也就是說,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內心在作祟,只要把內心的這些處理好,也就沒有什麼好去碎唸的了吧。只要不去在意那些,心情不隨之浮動,也就不會有什麼煩惱了吧。

另外,我的好奇心有點強,強過頭,對於一些有的沒的都會想要知道,或是說,被環境逼著這樣好奇。因為周遭(特別是網路上)太多觸發我行動的因子,提到了攝影我就來動手查詢一下相機,提到了推薦好讀就來查一下書店,而這樣做大多都不會為我帶來什麼,反而是讓我的時間就這樣零碎的被花掉了。我不是很喜歡浪費時間的感覺。

這都是我太過浮躁了吧。現在我已經能察覺到自己的浮躁,並且跳脫出來,從一個相對外面的角度阻止自己去做傻事。但還是很常失敗,而且碎唸什麼的,不把它講出來,就一直會在心裡面積著。

也就是我這樣強行壓掉自己念頭的方式,長久來看是行不通的,我必須要想出一個更根本的解決方案。

或許可以把這些我看不慣的事情,既然都發生了,就透過這機會好好的了解自己,想出為什麼我會有這個念頭,為什麼我會這樣想。找到我自己在意的事情,不是讓自己不在意,而是把這些在意的事情「徹底地」分析一番。我覺得有些人長得很抱歉還是在作怪,就要仔細探究一下為什麼那樣叫做抱歉,為什麼我不會對其他人有這樣的評價?多給自己一些問題,讓自己對自己的理解更深刻,或許就能從根本找到事情的輕重緩急,找到審美、價值觀,找出我自己對於世界的假設。

有了自己的觀點以後,再來就不用害怕評論了。畢竟我擔心的是我劃地自限,但不敢給出評論似乎也是自我侷限的另一種型式。能夠給出自己的見解,也才能擁有自己獨特的定位吧。不見得會跟別人不一樣,但自己要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論,不要人云亦云就好,透過思考來讓自己獨立。


看不慣的事情就看不慣吧,知道為什麼就好了。既然大多的原因是來自於自己,就好好處理自己吧。對於外在世界的紛擾,除了沒有空去管太多閒事,也是真的無能為力啊。對於那些自己無法掌握的,又還要強求什麼呢?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